游泳

三妹修仙 第十二章 故人来

2019-11-12 13:23: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妹修仙 第十二章 故人来

白少羽笑眯眯得走了进来,他生得相当好看,眼部轮廓精致,琥珀色的双眸明亮清澈。嘴角上翘,带着浅浅的笑意,观之可亲。个子挺高,着一件青色的长袍,料子看不出好坏。一顶玉冠将头发全部束了起来。整个人看上去相当清爽。

秦宛儿不声不响的走到他跟前,抬头默默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秦师妹!这么大了啊?”白少羽伸手,看样子准备摸摸她头顶,而后似乎发现对方已不是记忆中只到他大腿的小丫头,而是个成年的女孩。极其自然的拐了个弯,抚了下自个下巴,作沉思状

。这丫头怎么不说话?难道直接把人推开?不好,不好!

关于仙秦门秦宛儿的心意,可以说整个玄天宗都知道,但偏偏作为主角的他,竟然不知道。因为他只觉眼前的丫头不过是因着幼年的救命之恩,前来打个招呼而已。“师妹,也得安排门下弟子前往秘境事宜,为兄就不多做打扰了。”边说,边绕过秦宛儿,向着温礼墨那桌走去。

“大师兄!”温礼墨等人纷纷打了声招呼,纷纷注视着白少羽,等待自家师兄安排。说句实话,昨天的动静颇让他们有些不安。据传来的消息,最早奔向秘境的的修者,大部分陨落了。

整个秘境四周,海里,空中,到处是些凶残的异兽。这些异兽凶悍异常,虽无法力,但凭着自身天赋之能,竟是阻挡了大半修者。没有师兄陪同,实在是颇为不安。

思及方才自个在城外所看到,白少羽鸦黑的眉头微微皱起,“此次凤仪秘境开启似有异常,你们最好先待在城中,等我查看清楚后,再做安排!”扫了圈神色各异的弟子,笑道,“况且对我等修士而言,愈是天才地宝,灵物宝器,愈是讲究个缘法。当然…”尾音轻轻上扬,尽管神情不变,但玄天宗弟子莫名的察觉到股杀气,“如果,你们自己愿意去送死,我也不勉强就是了。”

“看好他们!”冲着温礼墨一扬眉,待见他点头后,便起身,向着屋外轻飘飘一步,人影已然不见。

“呀,这就是传说中的缩地成寸?”某爱好学习的弟子道。

“大师兄真帅!”

玄天宗的弟子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自家大师兄是如何如何的帅。

秦宛儿冷冰冰眼神扫了一圈,再冲着身旁的同门道,“白师兄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你们也在此候着。我去看看。”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经出现在屋子外。再眨眼,亦消失不去了。

“大师姐威武!”宋凌云眼睛看着万玉妍高喊一声。

“幼稚!”万玉妍脆生生的道了句。就见对方因着生气涨红了脸,心下更加得意,也不顾形象作了个鬼脸。“师姐,师兄,咱们听大师兄的,回屋去吧。”

“你!”宋凌云噎了个半死,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死丫头,记住你了,以后别犯在我手里。哼,气哼哼的一甩袖子,扭头走了。

环顾了下自家完好的店铺,掌柜激动的泪流满面,终于可以不用修屋子了。平生第一次觉得原来修士当中也还是有好人的。

城外,矗立云雾缭绕中的五座山峰,山明水秀,灵气逼人。潺潺白练倾泻,偶有仪姿曼妙的飞鸟滑过,端得一派仙家景色。仙音传来,较之城中听得更是清楚,令人入浴春风,又如醍醐灌顶悠然通透。何况还有时不时溢出的充溢灵气。

如今整个天琰大陆,灵气匮乏,早已不是千百年前修者的世界。故而,除非是大的门派占据的灵山宝地,方能满足弟子修炼。一些散修终其一生也不过是在炼气

期徘徊。如今这抹浓郁的几乎快成实质的灵气,简直将在在场的修士勾引的快要魂飞魄散了。

然而归墟海中游动的黑影,凤仪山四面围绕的飞行的异兽,散发出的奇诡邪气,止住了部分修者的步伐。更多的则是前扑后涌冲向秘境。归墟城外宛若修罗地狱。

寻了出偏僻的地方落脚,打量了四周,白少羽发现此处之所以人烟稀少,完全是因为海中与空中的异兽,与旁的地方相比,瞧上去更加的狰狞恐怖。礁石上散落的零星肢体更是彰显这些异兽的凶残。细细查看了一番,便见他足下轻踏,翩然若鹤,轻飘飘的踩着一只异兽借力。

奇怪的是,被他踩的那只异兽毫无反应,全然不若对上其他修士的那股子凶残。白少羽又向上飞去,接连几只被他借力的异兽均毫无反应。不一会便跃上了半山中的云层里。

踏之绵软,但毫不下坠。这里并不是外头所见到的金光闪闪的入口,而是片白茫茫的地带,全然辨不清方向。稍微沉吟片刻,白少羽便向着某处走去。

约莫过了三刻,方触摸到白雾的边缘,乃是层透明的柔软弹性的结界。沿着结界,又了一会,还是未发现什么。席地坐下,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我的好运气难不成用光了?”

抽下腰带上系着的个精致锦囊,戳了戳,“别装死,赶紧得给我干活。”锦囊无丝毫反应,见状,又连续戳了两下,非但如此,更是锦囊的口子朝下,死劲得晃悠。

“你个扰人清梦的混蛋修士,看小爷我不烧死你!”娇嫩清脆的软糯的孩童声,听之便心生怜意。只是言语不怎么中听了。

一团火球急速的费砸向那张俊逸非凡的脸。白少羽显然早有准备,飞快的掐诀,一蓬水花直接淋了过去。青烟过后,一只黑乎乎湿淋淋肉呼呼的小乌鸦呆愣的僵在空中。连着翅膀都忘记了扑了,直直得向着下方掉了下去,被途中伸出的一只手给接住了。

拎着它的两只小翅膀,曲指轻弹了小乌鸦的脑袋。“别闹了,赶紧的帮我找找,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入口。”

黑小乖金色的眼珠子咕噜噜的转了几圈,很无奈道,“好吧!”小爪子蹬了两下,“你不放开,我怎么找啊?”

小东西出壳之后,就跟在他身边,脑袋瓜子转的什么念头,白少羽怎会不了解,“行啊!”不过手上动作可未放松,“不过,若是你再胡闹,可别我将你关进冰屋子里。”言罢,松开手。

切,真是个老狐狸。黑小乖扇着小翅膀,乖乖的在他前面一尺缓慢飞行,白色的雾气自它乌黑发亮的羽毛上滑去,依稀可见隐约的红芒。“咦?”气息好熟悉啊。

雾气越发的浓稠,就连着他伸出的手,几乎都瞧不清。而黑小乖漆黑的羽毛上,红芒愈发的明亮,这往往是靠近秘境的反应。又往前走了一段路,黑小乖停住不再前行了。落在白少羽的肩膀上,伸出小翅膀往前一指,“从这里可以进去。”

指尖微点,一道灵光向前袭了过去。但无反应,方伸手触摸。与初次碰到的结界相比,此处的结界触摸起来,就如同一张薄薄的纸张。只要往前走一步,似乎就能穿过去。

白少羽很没形象的挠挠头,将挽的整齐的发髻,弄的微微有些凌乱,总感觉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算了,既然都来了,索性进去瞧瞧吧。仿若池水泛起的涟漪,沿着他进去的一圈圈向外荡漾。而在他进去之后,那圈圈涟漪瞬间消失不见。

眼前是一座非常的美丽山谷,花海沿着山坡层层的蔓延至峰顶,绿树掩映间依稀可见形状各异的屋宇。循着花海中间洁白的玉石阶梯向着山峰攀登。灵气充盈在身体的周围,玉树仙草灵花的芬芳怡人。即便没有脚边那些在外界极为罕见的灵草,也实在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拾阶而上,不一会便行至影藏在绿树丛荫中的屋子。相当怪异的造型,圆圆的红色屋顶下,是雪白的墙壁,离地面约三尺有余,屋子的四周皆有延伸在外的走廊,朝南的小门正对着个小楼梯,整体皆以木头制成。而在小屋外头,造了圈矮矮的小栅栏。

还别说乍一看颇为怪异,细细看了,又别有一番滋味。仿佛被蛊惑一般,白少羽想都没想就去推木栅门。手猛得一麻,紧接着延伸至整个身体。那作为装饰的花朵仿佛活了过来,吐出阵阵红色的粉雾。

晕沉间,木屋的小门打开了,从里头走出一个红衣女子。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立可安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是什么药

拉肚子的快速治疗方法

工作常备腹泻用药有什么

用什么治疗心悸心律失常

慢性肺心病常见心律失常

怎么治疗心悸心律失常

慢性心律失常表现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小儿感冒后咳嗽老不好

小儿咳嗽感冒药

小儿咳嗽有痰有哪种专用药疗效好宝宝又爱喝呢

小儿咳嗽有痰吃什么专用药

血管堵
血管堵
血管堵
血管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