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强生产品鉴定两种相反结论消费者质疑编制

2020-11-18 08:23: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强生产品鉴定两种相反结论 消费者质疑

信任危机后的职能部门,如何让信心脆弱的人们,平静理智地接受事实,是一个问题。而强生要摆脱当前危机,要走的路还很长。 在华润超市的护理用品专柜前,张妈妈在强生沐浴液前停了下来,拿起来看了看,又放下了,问道: 强生还能用吗? 一旁的销售人员立即说: 强生的产品没有问题,当然能放心使用。 超市中这款特价促销的沐浴露,附赠一块强生牛奶润肤皂,总价也只有11.3元,但对于强生产品有毒的,又让张妈妈实在不知道该不该买。 张妈妈的困惑,和强生今年在中国遭遇的信任危机有关。 这源于3月12日,美国安全化妆品运动组织在站上发布的一份报告。报告称,该组织在对美国市场中常见的48 种婴儿卫浴产品进行检测中,如婴儿浴液、肥皂等,发现其中有23种产品含有少量甲醛,32种含有 1,4二氧杂环乙烷 ,其中有17种产品同时含有这两种物质。而这些含有有毒物质的产品,为强生、妙思乐及帮宝适等厂商或产品。 随后,这一报告结论开始在国内报道。一时间, 强生产品有毒 的消息铺天盖地,淹没了强生公司发出的无毒声明。 尽管强生公司出面否认,美国安全化妆品运动组织也声称无意引起家长的恐慌,只是认为家长有必要知道真相。但事情在中国的发展,却已经超过了他们的预期。 信任危机逐步升级 面对家长们的恐慌,随后,有媒体开始传闻,质检总局已经介入调查。但3月17日,国家质检总局否认了这一传闻。 3月20日,质检总局又发布消息称,国外发现问题的强生产品,并未进入国内销售。目前国内市场销售的强生产品,都是强生(中国)有限公司生产的,并由国家化妆品质检中心对该公司生产的26种31个批次的婴幼儿洗浴用品产品进行检验。 检验结果显示:这些产品的甲醛指标均符合标准规定;26种30个批次的产品未检出二恶烷,仅有一种产品(婴儿香桃沐浴露)中的一个批次检出含有微量的二恶烷(3.27ppm)。 质监部门已提请有关部门,组织专家做进一步分析,看微量二恶烷是否会对健康造成影响。然后,再决定下一步的措施。 此后一天,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也发布通告称,国家医药监督局保健食品审评中心和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审核,没有发现上海强生(中国)有限公司的婴幼儿产品配方中添加甲醛和二恶烷。 面对两个部门各自发布的结果,让张妈妈们有些茫然。这两个部门,到底谁在说真话?央视评论员白岩松这样评价消费对学生参加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情况进行记录、评价和反馈。者的尴尬和无奈,消费者被逼到了一个赌徒的境地,要靠扔硬币来决定到底该信任那个部门的话, 能这样吗? 3月24日,国家药监局发言人颜江瑛表示,强生安全评估结论与质检结果 是一致的 。根据两部门分别对产品的检测,对产品生产配方的核实,以及对美国消费者组织检测报告的评估,可以确定,国产强生婴幼儿卫浴产品,并未在生产过程中,将甲醛和二恶烷作为原料添加。 调查结果遭质疑 当了母亲的蒋女士说,其实,她关心不是公司是否将这些物质作为原料添加,而是这些东西是否会对宝宝的健康有害。 质检总局在表示会进一步分析质检结果时,药监局却称强生产品是安全的。这让蒋女士们不知道到底该信谁,于是,只得选择 用脚 投票。《市民》采访过程中,沃尔玛超市工作人员表示,没有接到总部下架强生产品的通知,而强生也随即降价促销,但 妈妈们 却并不买账,表示暂时不会购买强生。 据中国消费者报社等多家机构联合对全国32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的16360份有效问卷调研后,于3月末发布了的报告显示,81.1%的消费者对婴幼儿食品和用品的安全表示担忧。而新浪所做的一项络调查中,也有超过6成的消费者,对强生投下了不信任票。 也有人表示质疑,质检总局调查结果的背后,是否存在着地方保护主义的色彩,毕竟产品是在上海生产的。 而经过了三聚氰氨事件之后的质检总局,其审慎的态度也并没有让消费者们放心。从开始的不做调查,办公室无人接听,到后来调查并发布调查结果,这是否又在躲猫猫? 在国家药监局官方发布的消息中称,根据2007年卫生部颁发的《化妆品卫生规范》规定,目前在强生卫浴产品中,检测到的微量甲醛,在规定的限量(浓度)值之下。 此次检测到的微量二恶烷,也在国家现行《化妆品卫生规范》允许出现的 杂质 范围内,这一检出量远低于世界各国对化妆品中杂质二恶烷存在的限定值。 二恶烷是我国《化妆品卫生标准》和《化妆品卫生规范》规定的禁用物质。所谓禁用物质是指不能作计价器厂家还特别在杏石口路设场地为化妆品生产原料即组分添加到化妆品的物质。 而技术上无法避免禁用物质作为杂质带入化妆品时,则化妆品必须符合上述规定对化妆品的要求,在正常、合理、可预见的使用条件下,不得对人体健康产生危害。 目前,由于技术上无法完全避免的原因,香波、浴液、洗手液等清洁类产品可能含有二恶烷杂质。 据资料显示,目前各国均未制定化妆品中二恶烷的限量标准。 强生的艰难脱困 据此,似乎一切问题都尘埃落定了。但强生律师团的组建,以及一些使用过强生婴儿沐浴露的孩子家长们表示,要起诉强生(中国)有限公司。 原定于4月初的起诉行动,也因为确凿证据的收集和准备情况的不充分,导致无法确定过敏反应是否是使用强生产品引起的,而延缓起诉。但律师团团长崔宝玉表示,律师团起诉强生的态度却很坚决, 即便有一个委托人也会起诉。 强生(中国)有限公司发言人吕晶说, 目前,强生公司接到的皮肤过敏报告率仅为销售量的百万分之一点一七。 对于所产生的红疹,是 由于个体差异所致 ,类似过敏反应, 并非产品存在质量问题 。 强生对此一直做着危机公关,但起诉风波尚未平息,又有业内人士称,强生一向标榜 温和 、 无泪配方 ,事实上也是一种炒作,并不存在什么技术含量。 经过了毒奶粉事件、蒙牛OMP风波、躲猫猫事件以及曾经的周老虎事件,一系列假冒伪劣产品的丑闻,一旦遭遇国内消费者脆弱的信心,就会使事件的发展方向变得不可预期。 2006年,宝洁公司旗下的SK-II含有毒物质事件,尽管经检测,证明产品是安全的。但中国消费者却对宝洁公司处理此事的方式不满,从而该产品。 作为中国最大的婴儿护肤产品和其他婴儿护理用品销售厂商的强生公司,2008年占据了中国69%的市场份额。经济危机之下,中国经济在国际中少有地保持正增长,此次强生的危机,也让其他竞争者看到了机会。 遭遇了诸多危机的妈妈们,也许会很快忘记这次危机,毕竟人们已经学会了接受现实或熟视无睹。 今年2月,强生在《巴伦周刊》公布的全球最受尊敬企业100强中,继续蝉联榜首。但要摆脱当前危机,要走的路还很长。 (《市民》特约撰稿 吴文)

氢氯噻嗪成分的降压药与氨氯地平成分的哪种好
小儿食火与胃肠型感冒
华邦制药苯磺贝他斯汀片有什么用
缬沙坦氨氯地平片(Ⅰ)与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Ⅱ的区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