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吞噬世界之龙 第九十一章 德意志的总理

2020-05-21 06:41: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吞噬世界之龙 第九十一章 德意志的总理

对于身旁学者的吹捧,阿道夫不置可否,只是用锐利的眼神注视着那些被束缚、囚禁的吸血鬼,然后用磁性的声音说道。

“卡尔先生,你知道我这次调动了多少人力吗?”

身旁的学者一愣,并不明白阿道夫的意思,只是谦卑的问道。

“您的意思是……”

“为了配合你的陷阱,我调动了三个中队的兵力,紧急赶造了几架试验性机枪、军用火炮、乃至待命的飞机,在这里布下罗,为此还觉得准备不足。但现在,仅仅第一轮攻势就把这些被上帝诅咒的、污秽不堪的杂种打趴下了……说实在的,我感到很失望。”

说到最后,阿道夫的语气当中带上了几分不悦。

很多人都知道,“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前身是一个叫做“德国工人党”的小党派,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小党派的真正来历……

1919年,从军队退役的阿道夫·希特勒奉德国陆军军部的命令,潜入一个叫做德国工人党的小党派,监视它们的举动。这是一个极为简陋的野党,全部成员加起来也不过几十人,思想仅仅只是单纯的反犹、反资本,这样的小党派每天都会诞生,然后又指不定哪天便消失了,如同野草一样。

而在这个小党派当中潜伏了几个星期后,在一次公开对民众的宣传当中,一名党员的幼稚言论让阿道夫实在看不下去了,他直接站出来逐条驳斥那位党员的言论,但那一次的辩论却让阿道夫受到了德国工人党高层的关注。

结果几天之后,一个入党邀请摆在了阿道夫的面前……

阿道夫感到即好气又好笑,但却对于这个小党派产生了兴趣,并依靠自己天赋异禀的演讲才华,吸引了大量的民众加入其中,逐渐将其膨胀到了几百人、几千人、几万人……乃至今天的德国第二大执政党,纳粹党。

也正因为如此,阿道夫逐渐接触到了这个小党派最核心的秘密——极北之地,一个由暗世界的大组织“日耳曼秩序”在慕尼黑分裂出来的分支。

当亲眼看见那些黑魔法时,素来冷静沉着的阿道夫也惊愕的目瞪口呆。

而就是这些掌握了神秘莫测的黑魔法的人,却对于阿道夫极度狂热,称呼阿道夫为“被选中的人”、“神之选民”,因为他的身上有着一个东西——那个铁质雕塑。

“神的选民啊,你已被世界密钥所选中,你将注定背负着非凡的命运。”

那位极北之地的初代领袖埃卡特跪倒在阿道夫的面前,亲吻着他的鞋子,激动忘我的说道。他将自己所有的知识都教给了阿道夫,阿道夫也感激的称呼他为自己的“导师”。

不过黑魔法也无法抵抗刺杀,在1923年,埃卡特被刺杀身亡,这一度让阿道夫很沮丧。而极北之地很快选出了自己的新领袖,这位新领袖卡尔表示自己想设下一个陷阱,擒获那些吸血鬼,以便为德意志效力。

吸血鬼长老所抓到的人类,乃至一切都是设好的局,只为了诱捕那个高傲的吸血鬼长老。

如今,他们成功了,但阿道夫却不是很高兴,因为太过弱小了……

如此弱小的吸血鬼,让他极不满意,他甚至怀疑吸血鬼的力量是否能够帮助德意志走向复兴。

然而,在一旁的学者却再度低下头,恭敬的回答道。

“伟大的元首,异种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如今是人类的时代。”

是的,无论昔日多么的强横,面对日新月异的人类文明,所有的异类都感到越发吃力,不得不潜伏在黑暗当中,乃至是越来越远离人类。

两百年前,这座柏林城当中还有一位吸血鬼长老和它的家族居住在此,它在世俗的身份便是一位极有权势的贵族。

而一百年前,对于人类的忌惮,让那位吸血鬼长老早已主动搬离柏林,转而在柏林的附近继续统治自己的领地,在柏林城中只有少数一些年轻叛逆的吸血鬼。

而现在,那位吸血鬼长老早已不知所踪,虽然还传言在附近乡村小镇里有着它的消息,它依旧高傲的驻守在自己数百年来的“领地”附近,但毫无疑问,它的领地已然越来越狭窄。而年轻的吸血鬼们也依旧没有了他们的消息,只有偶尔城中不明失踪的人类,仿佛证明着它们还没有远去,只是潜伏了下来。

在遥远的过去,在乡间和野外,人们还经常能够听到种种狼人、食尸鬼、邪怪之类的传说,而如今却罕有听闻。

不要说人类,除了同为吸血鬼的同类,便是精通黑魔法的巫师们都难以找到那些吸血鬼们的踪迹,而相同的,吸血鬼们也难以找到巫师们的踪迹。

所有的非人异种都在竭力试图隐藏自己,正如表面上是德国工人党的“极北之地”一样,如果不是阿道夫无意加入其中,谁也无法发现这些黑魔法巫师。

异种的时代已经过去,这是一个人类的时代。

“但是,作为远古时代的遗民,吸血鬼存在的时候,亚特兰蒂斯都还尚未沉没!伟大的元首,它们的力量将能够让我们找到亚特兰蒂斯,找回昔日繁荣强大的人类文明。”

激动的学者手舞足蹈的说道。

“极北之地”当初之所以从“日耳曼秩序”当中分裂出来,就是因为它们坚信亚特兰蒂斯大陆的存在,这个连暗世界都视为荒诞不经的怪谈的传说。

而仿佛是被某种力量所牵引一般,就在这个分裂出的小组织成立的第二年,它们尝试性建立起的一个小党派当中却走进了一位小胡子的年轻人……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临时起意的小组织,却逐渐膨胀成为了德意志、乃至整个欧陆都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

“这是神的旨意,神让我们相聚,神让我们找到了你、也让你找到了我们……阿道夫,你的身上肩负着非凡的命运,你是被选中的。”

昔日,那位初代领袖埃卡特对着阿道夫如是说道。

“非凡的命运……吗。”

沉默着,阿道夫再度喃喃着当初的那句话,他仿佛想起了十几年前的那个晚上,在山顶之上,一个激动的年轻人对着自己的朋友说着。

“有一天,人民将会授予我权力,我将带领人民摆脱奴役,争取最大的自由。”

当初的那个狂言,却仿佛是命中注定的一般,就仿佛是有谁在注视着一样……

“奴役……”

他低声说着。

在此刻的德意志,什么是加诸在人民身上的奴役?显而易见,正是那屈辱的《凡尔赛条约》、那个肢解了德意志国土、许下无数屈辱诺言的协定。

……

数个月后,阿道夫·希特勒成为了德国的总理。

在广场周围,在无数的民众欢呼声中,放眼望去,视野当中人山人海,无数的人们都高举着右手,无数嘈杂的声音向他欢呼着,那沸腾的声浪仿佛要将他推向云端。

人们将他视为非凡的领袖所崇拜,一个自制、冷静、睿智、宛如古典英雄般的非凡领袖。

无数的眼睛、无数的瞳孔都在看着它,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哪怕是任何一次呼吸,稍有露怯都会被人们所发现,这是一种无形的压力。

“……”

然而,面对着那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他却异常的沉默,冷峻的面容和锐利的目光犹如冰山一般,不紧不慢的用手抚平自己的军大衣,整理着身上的细微不足。

看着他,人们能够感受到他的冷静,他将自己的无形意志让每一个人都能够感受到。

然后,他微微昂起头……

“今天,我们站在这里!站在德国人的土地上,站在柏林,这块我们祖先用鲜血和尊严浇灌的土地上!我的身后,是安德烈.柯里昂的雕像!他是全世界公认的自由斗士!他是全世界的光!”

他的声音通过扬声器传遍了每一寸土地,被在场所有的人所听见,喧哗的声音逐渐消失,所有人都在倾听着他的演讲。

然后他环顾四周,望着那些激动的人们,他再度说道。

“我的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民族,一个在屈辱中呻吟的民族!”

“那场战争结束之后,我们这个民族的骄傲就没有了!那些战胜者们骑在我们的脖子上作威作福,他们随意践踏我们的尊严,一个欧洲大陆上最高贵的民族地尊严!你们告诉我,你们是选择像本杰明.马丁一样去做一个自由的斗士,还是一个奴隶?!”

”你们或许要说:希特勒先生,我需要一个工作,一块面包。是地。你的说法很对,生命实在是太重要了。但是我要告诉你们。这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比生命更重要,那是自由!那就是尊严!”

“只要阿尔萨斯和洛林上空一日还飘扬着法国的国旗,我们的尊严就不存在!只要那些法国人、英国人在我们的国土上横行霸道,我们地尊严就不存在!只要在欧洲的版图上,这个叫德国的国家四分五裂积弱不堪。我们的尊严就不存在!只要其他国家的人,在聊天的时候说到德国这个字眼的时候会发出一声轻蔑的笑声,我们的尊严就不存在!”

“我们需要的,不是一块面包!而是一个生存空间!一个民族地生存空间!这生存空间,不是靠乞求和来实现的,而是靠铁和血来实现的!”

“别人欺辱我们,哪怕是最弱小的民族也来践踏我们,我们只会叫着:我们表示强烈的愤慨和,这样的人。是没有骨头的!这样的人,是低贱的!我们应该用大炮地震耳欲聋声让敌人颤抖!我们应该碾压他们的尊严、生命,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一群只知道的懦夫!”

“你们要记住,一个只懂得的国家,是一个没有骨头的国家!一个只懂得的政丶府,是一个没有骨头的政丶府!当我们地尊严、领土、生存地空间都遭受践踏的时候,还不知羞耻地地,我们是不需要的!你们最后也会抛弃它们的!”

“我很骄傲,在你们这些人中。这样没有骨头的人,少之又少!我的面前,是一个留着千年不屈血液的军团!这血液,曾经在我们祖先的血管里面流淌过,他们没有屈服过!现在,它们在我们的身体里面汩汩奔涌,你们告诉我。你们愿意它冷却吗!?”

“能够团结人们的。有两件东西:共同的理想和共同的犯罪。我们有雕刻在德意志旗帜上面的伟大理想,我们会为这理想流尽我们的最后一滴血!在今天的柏林。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拯救我们的祖国,只有这理想!凡尔赛条约,是一个极大的耻辱!我们有拒绝执行它的决心和理由!做你们想做的吧!就像本杰明.马丁拿起枪,就像他带领着他的同胞们高举着那面自由的大旗英勇杀敌一样!假如你们期望战斗,那就去战斗吧!然后我就能够看到你们是七千万奴隶还是七千万坚贞不屈的日耳曼人!”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阿道夫.希特勒,也会想本杰明.马丁那样,举着属于我们德意志的大旗冲在最前方!哪怕是战死,我也会微笑着进入天堂!我会见到那些德意志的荣耀的祖先们,我可以昂着头颅走到伟大的腓特烈大帝跟前,我可以骄傲地对他说:我,你的子孙,没有给你丢脸,我为伟大的德意志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我们不为奴役而战!我们为自由而战!我们不是机器,不是牛马,我们是人!是从来没有屈服过的日耳曼人!”

“我们以自由的名义团结起来!为一个新的、公平的世界而战!我们为人人有工作而战!为那些奴役我们的人滚出德国人的土地而战!为我们不需要整天喊着而战!为我们的尊严而战!为我们的诺言而战!”

“为解放这个国家而战!日耳曼人,我们为我们的祖先的荣耀而战!为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够骄傲地宣传:我们是从来不屈服的日耳曼人而战……”

在他的面前,早已响彻了欢呼声,无数的人们疯狂的念着他的名字,高喊着自己那非凡领袖的名字。

而身处这无数声浪当中,就连身体都会感到被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所晃动。好似置身于汹涌的大海当中一般,那种身不由己的无力感、自身如海中树叶的渺小会让常人感到惶恐,但阿道夫却丝毫不感到畏惧。

为何要畏惧?

只有懦弱无能的统治者才会畏惧自己的人民,因为它们害怕这种过于强大力量,害怕自己会被人民的力量所吞噬。但对于阿道夫而言,人民便是钢琴,他弹奏着人民的心声、讲述着人民的意志。

人民是他的手脚,他相信着人民,人民亦相信着他。

人民的力量便是他的力量,人民的声音便是他的声音,人民的意志便是他的意志,而人民的怨恨……也正是他的怨恨。

“万岁!万岁!万岁……”

举起自己的手,看着自己面前的无数德意志人民,他高呼着。

“我的同胞们,德国和德国人民万岁!自由,万岁!”

面前的无数人欢呼声越发宏亮起来,声音撼动天地,恍惚之间,那千万的声音都在欢呼高诵着它的名字,那千万的愿望将他推向云端,他仿佛能够看见欧陆之上的德国大地。

他仿佛想起了十几年前的那个晚上,在山顶之上,一个激动的年轻人对着自己的朋友说着。

“有一天,人民将会授予我权力,我将带领人民摆脱奴役,争取最大的自由。”

我即是德意志。

……

在水晶天的棋盘之上,那匍匐在大地之上,似人而非人、似兽而非兽的怪物身上长满数以百计的大小头颅。那无数的头颅大小不一,有的极小,有的则占据了整个怪物身上的近三分之一。

有的睁大眼睛,警惕的注视着身旁的所有头颅;有的则还闭着眼睛,呼呼大睡,对于世界浑然不知,它们相互争斗对抗着,在争吵间塑造出了这个庞大的怪物。

在这众多大大小小的头颅当中,有一个较大的头颅,它望着身旁的几个头颅,眼神当中偶然带着怨恨与不甘,但本也仅限于如此。可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一般,那个头颅最终却扭曲变化成了一个冰冷残忍的狰狞面容

所有的头颅都有其凶恶的一面,但它们的手中就算握着武器,也往往会有一只手里捧着鲜花,因为战争不是全部,但与其他头颅不同的是。

在它的双手当中都握着武器,没有鲜花。

西宁十佳牛皮癣医院
北京熙仁医院卿国平
脑梗塞用药可以吃通心络吗
衡阳白癜风
连云港白癜风
晋城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黄冈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庆阳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