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石榴红透漫山坡“毕业”

2020-03-30 11:37: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五月又到了,于汉成在宿县种了一大片石榴,石榴开花了。种石榴是为纪念他死去的姨——菏秋。五月石榴花开,红彤彤的一片。在宿县人们不能够忘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没有参加过革命队伍,却为救自己的未婚夫,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写下了一曲悲歌的女人,一个喜欢石榴花的女人,一个出生在石榴花季节的女人,她的生命如火一般!她娘认为,菏秋是个有福气的女孩子,她的福气何来?她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一个道理:死也要死得高大!
院子里的石榴花开了,菏秋的婚期就定在五月十八。
菏秋娘生她的时候,石榴花红成一片,她娘认为,菏秋是个有福气的女孩子,加之,在柳林一带,她们家是殷实人家,所以心气比一般女孩子高,她爹给菏秋请了先生,教她识文断字,菏秋在先生的教诲之下,写得一笔柳体毛笔字,菏秋十岁开始,有名望的人家到过年都来他们家讨要她写的春联,这些人家名义上来讨字,实为一睹菏秋的芳容。
菏秋十四那年,上门提亲的人踏破了她们家的门槛,柳林一带没有菏秋看对的人。菏秋到县上读书,认识了于新民,二人情投意合,相约了终身。
秋天到了,院里的石榴挂了果,菊花开在石榴树下,桂香醉得蜜蜂绕着院子飞来飞去,菏秋在院里绣花,爹急匆匆地来到家里,把一家人找到一起,他告诉菏秋一个坏消息:“新郎官新民被黑风口的土匪绑了票!”
于家接到土匪的飞书,土匪索要一万大洋,不然,三天后就撕肉票。于家急得卖地,押屋要筹到这一万大洋。菏秋听了她爹的话,一点也不慌,她问她爹:“黑风口的匪首是不是叫戴云天!”他爹一听,很纳闷,一个姑娘家家,怎么知晓这些情况,故事还得从菏秋到县上读书的时候说起,原来于新民、戴云天、菏秋、何克名他们是一个班的同学,戴云天这个小子一肚子坏水,他与于新民一样,都对菏秋有好感,可是他明里不表现出对菏秋的爱意,还经常帮新民约菏秋出来玩,让新民对他刮目相看,暗里他却有意安排一些细节让新民对菏秋产生误会:一次戴云天以于新民的名义,把菏秋约到学校外的河边,然后通知于新民,他串通其他同学,往他们约会的河边放一只狼狗,那只狼狗经过戴云天的训练,它伸着长舌头、迈着虎步,扑向菏秋,菏秋被吓得不知所措,戴云天趁势把她抱在怀里,这一幕刚好被经过的于新民看到,他当时很恼火,认为菏秋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孩子,几个月没有答理菏秋。
戴云天认为自己的诡计得逞,于是开始向菏秋讨殷情,菏秋很快就识破了戴云天的技俩,她画了一只面部为戴云天的狗,让一个女生送给于新民,新民一看,哈哈大笑,他为菏秋这样的奇女子暗里佩服:她不用对自己解释什么,就凭一幅画让于新民明白了一切。
菏秋对她爹说:“戴云天是冲我来的,新民现在还没有危险,告诉于家不必惊慌!我自有办法对付戴云天!”
戴云天既然和菏秋他们是同学,后来他为什么干了土匪的,这个要从他爹戴厚礼说起。
戴厚礼,字宏濡,是宿县一带的乡绅,此公好事,凡事他欢喜强出头。一次,常定的一姓高的富户黑了同族人遗产,这个被黑的寡妇通过中人,花一百大洋请戴厚礼出面要回田产,戴厚礼的一个学生在县衙里当师爷,戴厚礼让那个寡妇花二百大洋贿赂了县长,结果那个寡妇顺利要回田产,戴厚礼却与这个人接了梁子,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戴家一门七人死于一场大火。这天戴云天在外鬼混,躲过一劫,他回家看到眼前的一幕,晕了过去。他醒过来以后,咬牙切齿,他打开他们家地窖,只翻出二十个大洋,他决定去投他一个在广东国民革命的同学,他想投机革命,利用新军报自己的私仇。
可是,他经过黑风口的时候,他却被这里的一伙土匪给劫了,并且拉他入了伙,戴云天想:都是在刀口上饮血的行当,干土匪也一样能够替自己杀仇家,于是他改名换姓在黑风口朱七的队伍上混,后来,戴云天才知道,朱七一伙就是当年被高家买通,杀了自己一家七口的仇人,他不露山,不显水,寄人篱下,渐渐赢得朱七的信任,终于有一次,土匪队伍出现内讧,他巧妙地利用这次内讧杀了朱七,控制了这支队伍,替他爹报了仇。
至于戴云天为什么要绑于新民的票,这个要从于新民说起,于新民在县里读书的时候就加入了,后来到广东参加了国民革命,蒋介石发动“四一二”事变以后,于新民回到宿县,秘密谋划发动武装起义,他联系当地的农会,地方武装,黑风口有一同志在戴云天的手下干事,他们队伍里有许多人倾向革命,于新民来到黑风口,才知道匪首是戴云天,因为戴云天这个时候已改名黄大强,好在新民的身份没有暴露,来到黑风口,他与戴云天只是谈论了一些旧事,并且提到何克名,戴云天原来是准备投他的,一听于新民提到何克名,对新民的身份没有怀疑。
殊不知,戴云天前天在离黑风口五十里的郑店劫了一批军火,这些东西是何克名他们团的。何克名这个时候已经是国民革命第七军三团的团长,这次接上司命令来宿县住防的,一到宿县,他的军火就被抢,于是火冒三丈,听说是被黑风口叫黄大强的一伙土匪抢的,他就更加不服气,他立刻决定攻打黑风口,于新民他们正准备利用这支武装,如果现在他们被何克名的队伍吃掉,或者他与戴云天会面,事情将会变得很糟糕。
于新民决定提前行动,他们和农会,还有其他几支队伍很快控制了黑风口,等戴云天从睡梦里被吵醒,他已经被缴了枪。
于新民他爹是宿县的首富,新民想要他爹拿出一万大洋支持革命,他爹是不会答应的,新民在成功控制黑风口之后,导演了一出戏,他让手下的人给于家送了一封飞书,称自己被黑风口土匪绑票,索要一万大洋。
菏秋带着管家和几个家丁上了黑风口,她来到山口,就被一个人接到一个秘密的地方,当她被带到于新民面前的时候,她似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一个月之前,新民回到宿县,她终于有了他的消息。这些年新民音信全无,她爹想给菏秋另找人家,都被菏秋拒绝,于家没有儿子消息,也觉得对不住萧家,几次想退婚,可是萧菏秋坚持要找到于新民,她曾经到过武汉,但是没有新民的任何消息,后来从一亲戚那里得到消息,才知道于新民参加了国民革命军,虽然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是人活着就有指望。
新民回到宿县,萧家与于家就商量他们的婚事,于新民为了掩护自己的革命行动,答应了婚事,可是自己的身份,他没有告诉菏秋,在黑风口看到菏秋,他感觉:必须把事情真相告诉她。菏秋之前隐约猜到新民在干大事,菏秋是个知识分子,她读过三国,了解过中山先生的三义,对新民的所作所为一点也不惊奇。
菏秋读三国读到曹操,曹操曾经挟天子以令诸侯,如今的蒋介石不就是当年的黑脸曹操吗?她配合新民从他爹那里拿倒一万大洋……
五月十七这天晚上,菏秋把自己打扮得非常漂亮,等着于家来娶亲,忽然,外头响起一阵枪声,一个人影跳进了自己家院子,她一看,是新民,他头上在流血,接着响起一阵砸门的声音,新民告诉菏秋,何克名的手下在抓自己,在黑风口,看守戴云天的人被戴云天的亲信杀害,于新民他们的起义计划败露,何克名他们下了手,大门被撞开,带头的人是戴云天,他用枪指着于新民:
“识相点,交出你的枪,到县里写个悔过书,退出,我和何克名都可以保证你没有事!”
于新民手里拿着一个手榴弹,打开了盖,拉上铉,他随时准备自杀,他决定不要活着落到何克名他们手里,这个时候,菏秋跑到新民前面,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戴云天的枪口,他们慢慢退到地窖那里,菏秋从新民手里夺过手榴弹,她把新民推进了地窖,然后拉响手榴弹,死死地抱住了戴云天,鲜血染红了院里的石榴花。
新民顺着地窖,爬出墙头。他回头看见,院里的石榴花开,红似火,红似血,新民后来不管到那里,他都要种一些石榴,在花开的时候,对着石榴花与菏秋喃喃私语,解放后,于新民回到宿县,在菏秋当年牺牲的地方给她立了块碑,后来他听人讲,戴云天没有被炸死,何克名因为摄于萧家在国民的势力,也没敢深究萧家,他告诉戴云天,一定不要讲是菏秋拉响的手榴弹,要讲是于新民拉响的手榴弹,误杀了菏秋。
至于前面一开始,菏秋为什么要把匪首说成戴云天,那是自己和新民商量好的。戴云天不是改名为黄大强吗,她这样讲不怕他爹怀疑,是的,她爹开始也提到黑风口的匪首叫黄大强,菏秋说:“土匪黑吃黑,换了人,不奇怪!”
五月又到了,于汉成在宿县种了一大片石榴,石榴开花了。种石榴是为纪念他死去的姨——菏秋。五月石榴花开,红彤彤的一片。在宿县人们不能够忘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没有参加过革命队伍,却为救自己的未婚夫,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写下了一曲悲歌的女人,一个喜欢石榴花的女人,一个出生在石榴花季节的女人,她的生命如火一般!她娘认为,菏秋是个有福气的女孩子,她的福气何来?她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一个道理:死也要死得高大!

共 21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传说石榴花是神话中的美与爱之神,内心充斥着儿女情长缠绵的爱,同时也伴随着战士们英勇无畏的精神。犹如这篇文中的菏秋,为了自己的爱情,睿智地识破匪人的诡计,坚毅地帮助自己的爱人,决然地用生命捍卫正义的史诗。菏秋超然的才气和她过人的胆识,证明了她生的不凡,死的壮烈。文章故事感人,弘扬正气。拜读,欣赏。【编辑:风飞沙】
1 楼 文友: 2014-10-21 08:4 :15 感谢作者赐稿,祝福,问好。
2 楼 文友: 2014-10-21 08:45: 6 文章的构思不错,把缠绵的情爱演绎成人间的大爱。很有感染力。若能将一些情节扩展,多一些细节,也许更加精彩。欢迎继续赐稿。治疗跌打扭伤药物
玉林制药正骨水怎么样
月经不调是怎么导致的
气虚月经不调食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