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两岸协商的合理监督与朝野共识

2019-10-07 15:29: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两岸协商的合理监督与朝野共识

  台海6月25日讯 马政府5月上台后重新启动两岸两会复谈,而在这一股“两岸热”中,“立法院”的角色相当被动,甚至有被边缘化的现象。面对这种态势,“立法院长”王金平罕见地在日前提议要订定“两岸订定协议处理条例草案”,此议并即获得民进党团的唱和,呈现“依法施政”与“权力竞逐”间的微妙互动关系。

  台湾《工商时报》今天发表评论文章说,王金平所提的草案,事实上就是1997年和1999年国民党还在执政时“陆委会”所提出的版本,强调未来两会所签署的协议,凡涉及明定应以法律规定或修正之事项、人民权利义务事项,以及牵涉“国防”“外交”财政及经济上利益的重大事项等,都应送“立法院”审议。足见在当时的执政者,也认同两岸协商所为的决议事项,应受“立法院”事后的监督审议。

  不过,王金平在旧版的基础上,却又额外增加“必要时立法院得派员参与两岸协议谈判”,以及出发谈判前必须先与“立法院”举行秘密协商会议筹条文。王院长此举,似乎印证近代代议政治鼻祖英国国会的一句俗谚:“英国国会除了不能让太阳从西方升起外,其它几乎无所不能。”不过,以台湾的宪政体制与实践经验,“立法权”与“行政权”之间各有职司,对于关系重大的两岸协商决议事项,进行事后的审议,甚至事前的质询与整个过程的监督,自然是“立法委员”份内应为之事。但如果要让“立法院”在协商谈判过程中也跳到第一线扮演角色,不管美其名为集思广益或发挥实时监督功能,事实上都无法避免“立法权”干预“行政权”的质疑。而证诸世界上实行议会民主政治的国家,特别是非实施内阁制的国家,更不可能出现类似混淆体制权责分际的现象。

  同样有待商榷的是,民进党团在唱和王院长提议的同时,另外也加码主张参与两岸谈判者应遵循利益回避原则,并主观期待适用对象除了海基会之外,也应包括政党人士。文章认为,检析民进党团的此项提议,与王金平的提案倒是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也就是前者以监督为名,衍生干预“行政”的质疑;后者则以利益回避之名,要扩大适用对象及于非政府公权力授权的民间社团人士,而浑然忘却不具公权力或受公权力委托的民间人士,根本不应是“立法职权”的行使监督对象。

  [1][2]下一页

经典案例
婴儿期
CBA
分享到: